殘疾姐姐供弟弟上大學,弟弟工作後還讓姐給他寄錢,姐姐卻報警了

2019-03-17     曹強育     反饋

殘疾姐姐供弟弟上大學,弟弟工作後還讓姐給他寄錢,姐姐卻報警了

白潔和白彬是一對可憐的姐弟,家住在偏遠的農村,原本兩人有一個幸福的四口之家,不幸的是他們的父母在十幾年前,卻在一場車禍中雙雙去世了,原本學習成績很好的白潔不得不選擇輟學回家,養活缺乏社會經驗的弟弟,擔當起家庭的重任,供他上學讀書。

有一次,白潔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,導致她的右腳殘疾了,走路都是一高一低的。弟弟從小調皮搗蛋,但他學習成績還不錯,通過自己的努力,終於讀完了大學,畢業之後,弟弟便去了大城市發展,還說等他在大城市立足後,就把姐姐接過去,弟弟那胸有成竹的樣子,讓白潔不由得幻想起弟弟衣錦還鄉的模樣。

然而,讓白潔萬萬沒有想到,弟弟去了大城市之後,就很少給她打電話了,就算是白潔給他打電話,他也是很不耐煩,只是說一個人在外面飄泊挺苦的,叫姐姐寄點生活費給他,也不告訴她具體幹什麼工作。

白潔二話沒說,立馬就給白彬寄了3000塊錢,在接下來的三個月,弟弟又先後讓她寄去了兩萬塊錢,這差不多是白潔的全部積蓄,在最後一次寄錢的時候,白潔告訴白彬讓他省著點花,家裡已經沒有錢了,可弟弟說他在大城市找到了一份好工作,馬上就可以有收益了,還說讓姐姐把工作辭掉,和他一起去大城市創業。

白潔在縣城的一家織布廠上班,工資雖然不高但是工作相對來說輕鬆,但她發現弟弟自從畢業去了大城市之後,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,所以她並沒有把工作辭掉,而且決定去大城市看看弟弟,弟弟在車站接她的時候,穿衣打扮非常得體,只是比之前瘦了很多,兩人見面後,姐姐就問弟弟,她沒有什麼文化,能做什麼工作呢?弟弟說一會過去就知道了。

隨後白彬陪著姐姐坐上了一輛長途大巴車,最後在遠離市區的偏僻農村下了車,那個村比他們家鄉的稍微大一點,但一眼望去村子並不富裕,之後他們找了一家餐館,弟弟點了幾個小菜,還要了一瓶小酒。

弟弟喝了點酒後,話開始變得多了起來,在他的言談中,白潔知道弟弟現在從事的是一個跨國公司的連鎖銷售,還說一個人只要繳納一定的費用,就有資格發展下線,然後就可以拿到下線交納的會費分成,弟弟還非常有自信地說,他這個月預計可以拿到一萬元,一年下來也能賺到十幾萬元。

在弟弟對未來懷有美好的憧憬和自信時,白潔心裡已明白弟弟在做什麼,而弟弟打算帶她過去,就是想讓她交納兩萬元的入會費,這樣弟弟就可以拿到2000元的提成,白潔心想弟弟怎麼不明白,他分的錢還不是自己的錢,而且也只能拿到其中的10%。

白潔哭著抱著弟弟說:「跟我回家吧,那錢咱們不能賺得」,弟弟卻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她,「我已經往裡面投了不少錢,這馬上就會有收益了,你卻讓我回去,姐,你是不是不相信弟弟可以掙大錢呢?你就跟我過去聽兩天課,如果你感覺不行,我送你回家」。白潔沉默了一會說:「弟弟,你先讓我考慮考慮,這兩天你先陪我去城裡玩玩」。

白彬見姐姐鬆了口,連忙點頭答應,便決定先陪姐姐在城裡玩兩天,於是兩人就又去了城裡,在一家購物商場的廁所里,白潔悄悄撥通了報警電話,警察按著白潔提供的地址,在那個偏僻村子的一間出租房裡,發現了傳銷的窩點,最後警察湧入房間控制住了傳銷分子。

傳銷窩點發生的一切,白彬並不知道,兩天之後,白潔接到電話陪弟弟去了公安局,拿回了白彬的身份證和銀行卡,直到那個時候,白彬才知道原來是因為姐姐報了警,自己所在的那個傳銷窩點才被端了。

白潔以為警察告訴弟弟事情的前因後果後,弟弟會跟上她回家,但弟弟看她的眼神卻帶著一股強烈的恨意,出了公安局後,弟弟狠狠地責備了白潔一番,說她破壞了自己的好事,斷了他的財路,然後帶著一臉的憤怒離開了她。

白潔只好一個人回到老家,繼續在織布廠上班,白潔給弟弟打電話,發現自己的手機號已經被弟弟屏蔽了,從此再也沒有了聯繫,她想不明白,自己含辛茹苦養大的弟弟,辛苦掙錢培養他上學,居然為了一個犯法的行業沉迷上癮,無法回頭,甚至不想和她說一句話!朋友們,讓白潔勸說弟弟回頭,有什麼好的辦法呢?

喜歡這篇文章嗎?快分享吧!

楓葉飛 • 6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8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3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3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3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4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4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7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5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9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11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1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