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組家庭,正在去男性化

2024-06-11     玉兒     反饋

帶著可可去夜市賣烤梨的雯雯

2023年秋,單親媽媽雯雯決定找個人「搭夥過日子」。

對於搭夥人,她心中有著明確的畫像:也是單親媽媽,經濟獨立,為人誠實,能和自己一起支撐起這個「重組家庭」。

10月,她與來自山東的朵朵母女組成全新四口之家,試圖探尋一種新家庭模型存在的可能性:

兩個母親,兩個孩子,合租一套房子,均攤生活費用,其餘開銷各自承擔,生活上互相幫助,以「合伙人」的身份,組建起一個新家庭。

過程中,雯雯發現,拋開性別、愛情與法律保障,兩個母親搭夥過日子的本質,與婚姻生活極為相似——

同樣需要面臨家庭分工與經濟壓力,也需要正視性格磨合與三觀差異,但縱使如此,雯雯依舊堅定認為,兩個女性一起生活,比和男性在一起要強百倍。

數據顯示,當下中國,單親媽媽的人數已經突破3000萬,在離異家庭中,平均6個男人,只有一個選擇撫養孩子。

社科院曾對120名離婚夫妻進行追蹤調查,發現離婚5年後,男方再婚比例高達80%以上,而女方再婚比例只有22%。

這似乎也在印證,在一個家庭中,女性與孩子之間的「綁定」,天生就更為緊密。

也正因為此,單親媽媽的困局也長久存在:經濟條件能否支撐、是否有人幫著照顧孩子、未來事業發展與規劃……

如同身處一個防禦機制極弱的生存戰中,如何贏下比賽,每個人都有不同布局。

對雯雯而言,最初,搭夥過日子是一種「自救手段」。

兩年前,她在一段戀愛關係中意外懷孕,對方不想留下孩子,原因是「經濟壓力太大」,分手後,雯雯瞞著男友生下女兒可可,成為一名單親媽媽。

女兒出生那天,恰好颱風泰利過境,雯雯生活的珠海被巨大的風雨包裹,家人還開玩笑,可以給孩子的小名取為「泰利」。

那場颱風似乎成為雯雯生活中的隱喻:人們在颱風過境前,總會跟隨預警,做好全面準備,卻依舊會被猛烈的風暴,打亂生活。就像在女兒出生前,雯雯賣掉房子,準備好存款,全面研究非婚生子的權益,卻依舊在成為單親媽媽後,陷入不可避免的困境中。

女兒出生後,雯雯告訴了孩子的父親,對方承諾,既然孩子出生,自己會承擔起責任,按時給撫養費,對於錢的數目,他說:

「正常養一個女兒我聽說才1000左右。」

現實是,至今男方都沒有來看望過雯雯與女兒,錢也只打過5000塊錢便不了了之。

孩子出生後,大多數時間都是雯雯獨自照顧,睡眠缺失加上營養不足,很快,她的體重掉到100斤以下。

雯雯

身體的辛苦可以熬一熬,雯雯更擔心的,是獨自撫養孩子時,可能發生的意外。

可可出生半年後,雯雯看到一則新聞:一位獨自在家的母親,替七個月大的孩子洗澡時突發癲癇暈倒,等到十幾分鐘恢復意識後,孩子已溺水,送去醫院後,搶救無效,不幸離世。

這則新聞反覆在雯雯心中迴旋,她開始擔心,如果有一天自己發生意外,誰能照顧女兒。想要找個單親媽媽一起生活的想法,第一次出現在腦海中。

她在網絡上發布了一條信息,簡單介紹自己的情況,以及想邀請單親媽媽一起搭夥生活的想法。

沒想到,很快就有許多單親媽媽聯繫雯雯,表示對提議感興趣。

她建立了一個微信群,陸續拉進來幾十個想要搭夥的單親媽媽,初衷是想幫助大家找到搭夥對象:「大家可以互相支持,抱團取暖。」

群里每個女性成為單親媽媽的原因,都各不相同:

她們有的是意外懷孕,男方請求留下孩子,卻在生產之前消失;有的是和男友分手後,發現懷孕;有的則是在懷孕後,丈夫出軌,最終決定「去父留子」。

雖然故事不同,但她們面對的困境,卻大多相似。和雙系撫育不同,單親撫養意味著物質和心理壓力,壓到一方肩膀上。

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副主任陳一筠曾談及單親母親時,如此說道:

「一個人撫養孩子、男方撫養費不到位、就業歧視等因素都加劇了單身母親的貧困化,她們已經構成了城市裡新增的隱性貧困群體。」

雯雯與女兒可可

這一理論也在雯雯建立的微信群里,被印證著。

其中,境況「最好」的是有積蓄且娘家人能提供幫助,通常這類母親不用擔心基本生活,也更為輕鬆。

第二檔則是家人無法提供幫助,但母親本身具有經濟能力,或是經濟條件一般,但家人能夠提供幫助。

境況最糟糕的,是那些既沒有賺錢能力,也沒有人幫襯的母親,有些母親甚至只能給孩子買臨期奶粉。

生活在山東的朵朵媽,就屬於最差這一檔。最難的時候,她帶著幾個月大的女兒住過火車站,常常吃了上頓沒下頓。

她在網上看到雯雯發布的徵集,也發來私信,兩人聊了幾天,雯雯感到對方的絕望與困境,縱使不是最佳人選,她依舊立刻邀請朵朵媽來到珠海一起搭夥:

「我當時沒有別的想法,就想讓她到我這裡來,我們一起度過這段困難的日子。」

如此之下,10月,朵朵媽帶著1歲多的女兒第一次坐了臥鋪,從山東先到長沙,又轉3小時高鐵,最終到達珠海。

橫跨2000公里,在這座有著許多棕櫚樹的沿海城市,兩個單親媽媽和兩個孩子,正式開啟一家四口的搭夥生活。

雯雯記錄生活的社交帳號上,總有人在評論里問她,為何明知困難,還一定要生下這個孩子。

在雯雯看來,一是覺得孩子無辜,來了就是緣分。二則是因為,對35歲的她而言,這或許是最後一次成為母親的機會。

雯雯的女兒可可

可可是雯雯的第二個孩子。

在此之前,她經歷過一段長達2年的婚姻,生下大女兒,2018年,婚姻走到盡頭,孩子撫養權成為這段關係最後的題目。

彼時,雯雯經營一家美容工作室,決定離婚後,她拿出積蓄,貸款買了一套房子,計劃與大女兒一同生活。

但夢想沒能實現。

前夫將女兒接回自己家,本來說只住幾天,卻遲遲不願送回女兒,一場親子爭奪戰一觸即發。

雯雯本想通過法律程序奪回撫養權,但前夫苦苦哀求,且以「孩子奶奶年紀大了,身體經不住打擊」為由,希望雯雯手下留情。

1/3
下一頁
玉兒 • 110次觀看
玉兒 • 140次觀看
玉兒 • 180次觀看
玉兒 • 370次觀看
玉兒 • 20次觀看
玉兒 • 40次觀看
玉兒 • 90次觀看
玉兒 • 90次觀看
玉兒 • 750次觀看
玉兒 • 1K次觀看
玉兒 • 130次觀看
玉兒 • 50次觀看
玉兒 • 120次觀看
玉兒 • 90次觀看
玉兒 • 70次觀看
玉兒 • 20次觀看
玉兒 • 70次觀看
玉兒 • 60次觀看
玉兒 • 30次觀看
玉兒 • 30次觀看
玉兒 • 0次觀看
玉兒 • 20次觀看
玉兒 • 90次觀看
玉兒 • 40次觀看